当前位置:首页 > 综合版块 > 族人风采 >

怀念可亲可敬的好爷爷

浏览: 次 作者:康显凌 日期:2018-12-26 10:07

 

一直以来想写我爷爷在抗战中经历的一些事情,脑海里也经常浮现爷爷眯着眼睛,微微扬着头,一脸严肃地讲诉那些故事的样子。他讲的时候很慢很慢,每一句话语似乎都是从他很深很深的记忆深处缓缓流出。但是每次提起笔,又觉得爷爷讲的那些战斗故事很凌乱,无法串起来,一时无从下笔。在中华康氏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康吉堂先生的鼓励下,试着写下爷爷那段惊心动魄的抗战经历。
爷爷名叫康盛敏,字捷修,1915年出生在江西省遂川县于田镇龙溪村,从小家境贫寒。小时候无钱读书,经常跑到私塾窗外听先生上课,私塾先生看爷爷聪明好学,送了他一本《三字经》和《幼学琼林》,爷爷竟凭这两本书也弄得个粗通文墨。爷爷无数次给讲过,很感谢那个私塾先生。
1938年,爷爷23岁那年,被抓壮丁加入了国军部队,成了中央军炮1旅炮1团一名士兵。1939年初,日军为切断浙江安徽江西经浙赣线到大后方的交通线,解除对浙江及航道的威胁,占领南昌机场以缩短其对中国南方进行战略轰炸的航程,决定进攻南昌。3月18日,日军在永修东北30公里的吴城登陆,向中国守军发动进攻,南昌会战爆发。爷爷所在的炮兵部队随罗卓英第19集团军在南昌正面防御,激战十日,日军攻入南昌,炮一团损失多门博福斯山炮,爷爷随着部队撤出南昌。部队撤出南昌时遭到日军飞机的猛烈轰炸,一时江面上沙滩上到处都是被炸死的国军战士和逃难百姓的尸体,鲜血染红了江水。爷爷每次讲到这里时,总是不停地摇头,叹息,眼眶湿湿的。
在撤出南昌时,爷爷和原部队失去了联系。爷爷在撤退的路上与十多位同样是和部队失去联系的战友,一起加入了从南昌撤出暂时驻防在樟树的黔军102师。102师是一支抗日铁军,1938年5月参加徐州会战,同年9月参加万家岭战役,102师先克乌石门,再战万家岭,为歼灭日军106师团主力作出重要的贡献,是取得万家岭大捷核心中的核心。万家岭大捷后,102师由第4军划入第29军编制。4月21日,反攻南昌的战斗打响,102师作为战略预备队,随主力跟进,参加反攻南昌的战斗。4月29日,该师与日军发生战斗。5月2日,102师随29军一起反攻至南昌城郊,102师收复向塘,再克市汊街。102师并以所辖一部协助16师进攻沙埠潭及西北据点,16师一度攻占沙埠潭。预5师攻至城外阵地,26师一个团突入新龙机场,另一个团突进至火车站。5月6日,休整补充后的日军106师团主力包围了29军军部,军长陈宝安牺牲,26师师长刘雨卿负伤,余部进行突围。5月9日蒋介石下达停止进攻南昌的命令,反攻南昌失败。
爷爷自始至终参加了整个南昌会战,几十天的战斗,每天都紧张而激烈。他说过一个战斗细节,在一次和日军战斗中,机枪由于长时间射击,枪管发红,子弹卡壳,但是日本鬼子仍在向他们冲击,形势十分危急,阵地上一时找不到水来给机枪降温,一位川籍麻脸班长急中生智,命令爷爷和战友们一个接着一个朝着枪管上撒尿,机枪温度稍稍降下来,继续朝敌人猛烈射击。
爷爷还讲过一个围歼一小股日军的故事。在南昌城郊的一个小村庄,爷爷和战友们将十来个小鬼子包围在村子里。鬼子占据几栋民房负隅顽抗,连长命令机枪班占领制高点,封锁出村道路并压制敌人火力,爷爷所在的步兵班和另一个兄弟班正面进攻,甩出一排手榴弹后,在机枪的掩护下,爷爷和战友们冒着敌人的弹雨发起了强攻,一举歼灭了这十几个日军。
爷爷还回忆过他一次死里逃生的放哨经历。那时,爷爷的部队和一支日军部队隔河对峙,爷爷是哨兵,他发现对面也有一名日军哨兵,因为河面不宽,又是白天,爷爷说对面鬼子的眼睛鼻子都能看清。为了防止对面鬼子打暗枪,爷爷将身子微微缩在一棵不大的树后面,时间一长,身子有点乏了,爷爷刚挨着树坐下来,对面的鬼子就打了一枪过来,爷爷随即还击。后来爷爷检查那棵树,发现树干完全被击穿。子弹孔进口很小,穿过树的出口竟有碗口那么大,站起来用身子比一下,刚好在胸口的位置,着实惊险。 
102师从1938年9月开始,先后参加了万家岭围歼日军106师团的战斗、南昌保卫战和南昌反攻战,部队减员很大,奉命从战场上撤下来开到抚州东乡休整,并接受军政部点验人数。经点验,全师人员严重不足,爷爷说就他所在的近200人的加强连战后仅剩20余人。于是,102师就近补充了1500名赣籍壮丁。经过短时间的休整,7月,部队调往湖南衡阳,作为第九战区战略总预备队,再次走上了抗日前线。
幸运的是,爷爷在那场残酷的战争中幸存了下来。但是他总是忘不了那些血与火的战争场面,小时候,每当看到几个小孩聚在他身边的时候,不管是否在听,能听进多少,他总是重复着讲述那些故事,每次讲完他都会沉默一会。现在想来,他是忘不了那些战火纷飞的场面,忘不了九死一生的经历,忘不了那些为国捐躯的战友,他讲给听,就是要记住国家和民族曾经遭受过的侵略和磨难,要知道他身边还有那么多牺牲了但不知姓名的战友。
我记得他还讲过在抗战胜利后不久,在遂川砂子岭机场(抗战时期为飞虎队秘密机场),偶遇那位102师的麻脸班长,两人看到对方都活着感到激动而庆幸,又为牺牲了那么多的战友感到难过。但是后来爷爷再也没有遇见过这位麻脸班长,也没有再看到过其他幸存的战友,一直觉得很遗憾。
解放后,爷爷一直从事农业生产,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既是劳动模范,也是农业生产土专家,不管遇上什么事,总是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保持着良好的心态。爷爷的身体很好,68岁那年还在担任生产队队长。2005年正月,爷爷突发脑梗去世,享年90岁。可能是经历了那场战争的人对生活有了更多的理解,可以肯定,他们会更深地体会到新中国的来之不易,和平与安定、富裕与幸福的新生活是国人的最大追求!

关闭

扫描二维码访问
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

关闭

扫描二维码访问
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